搜索

网吧里的人

[复制链接]
闪雨·秀 发表于 2002-4-29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闪雨·秀
2002-4-29 00:19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哪类都不是。
奈何 发表于 2002-4-29 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奈何
2002-4-29 04:56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最可气的是:号称上了很久的网却开机都不会开的人,点数后这类网虫子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李清 发表于 2002-4-29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清
2002-4-29 10:33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无聊的网吧
无聊的人!
CPTY 发表于 2002-4-29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CPTY
2002-4-29 13:02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我不属于网吧。

但我哪个都有点。
三少 发表于 2002-4-29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少
2002-4-29 13:09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我属于我自己
子正 发表于 2002-4-29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正
2002-4-29 14:23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都是无聊才来消遣,你消遣文学,他消遣mp3\游戏,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号召文明,气质与

修养,但社会还是要什么人都有,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可能理解,不应该随便指责!!
孤独客 发表于 2002-4-29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客
2002-4-29 14:53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上网好没意思了,每天上网泡在上面更没意思。
李清 发表于 2002-4-2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清
2002-4-29 16:21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那你还来乱七八糟!
萍儿 发表于 2002-4-29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萍儿
2002-4-29 19:29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有点意思,好象说到了那些网虫的心思了~``
闪雨·秀 发表于 2002-4-29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闪雨·秀
2002-4-29 23:18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http://chnooo.y365.com/index2.htm
快乐的小小 发表于 2002-4-30 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小小
2002-4-30 01:41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我有点像。但没那麽糟糕。。。。。
小辫子 发表于 2002-4-30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辫子
2002-4-30 13:14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概括得很全面啊。。呵呵。。
敌人 发表于 2002-4-30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敌人
2002-4-30 14:07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写得好象很形象啊。可以看到似的。
西门子 发表于 2002-4-30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门子
2002-4-30 16:19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哇...

网吧里应该在多几个这样的人才..

他们不叫网虫全是一群变形金刚..
々久久々 发表于 2002-5-4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々久久々
2002-5-4 18:48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你以为都象你,家里有电脑可以不去网吧呀.

    不要瞧不起网吧的人,他们也是人...呵呵!!!!!1
〖天☆心〗 发表于 2002-5-5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心〗
2002-5-5 10:11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家里有电脑..那你经常做些什么呢?聊天?上论坛灌水?

下载个QQ木马炸弹?????

还是在联众打着麻将....
雨伞哭了 发表于 2002-5-7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伞哭了
2002-5-7 10:15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每天在网吧泡,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一切~~~~~~~~~~~
六朝楼主 发表于 2002-5-7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朝楼主
2002-5-7 11:46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转贴]
--------------------------------------------------------------------------------
红袖依袈裟: 孔乙己(文学城版)   作者:剑虹

文学城的网吧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扇玻璃
门,门里面预备着一排电脑,可以随时上网。做工,上学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
放了学,每每花几十几块钱,找个坐位,──这是几多年前的事,现在每个时只要
五到八元,──靠椅坐了,或打游戏,或网上聊天;倘肯多花一元,便可以买一包
花生,或者薯片之类,也算是休闲了,如果出到十几元,那就能进单独的小房间,
但来这里的,多是穷学生,没有那样阔绰的。只有西服领带,穿发亮皮鞋的,才踱
进吧里面小房间,要咖啡要吃的,慢慢地坐着上网。
我从十八岁起,便在城里“时事网吧”里当服务生,老板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
了小房间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穷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
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表,看有少用了一分钟没有,有时又顾意
装作看错了表赖着不走:在这严重滑头下,做事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老板又
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扫地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晃在网吧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
调,有些无聊。老板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草庵
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草庵是在外面打电脑而穿西装,干净皮鞋的唯一的人。他身材中等;青白脸色,皱
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头发。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旧又破,似乎有
日子没有换,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我银团之类,教人半懂不懂的。因
为他爱用草庵居士,在网上发些文章,别人便叫他作“草庵”了。为什么叫这个怪
名字,他又说些人们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渐渐他的真名,别人道忘了,认识他的,
都叫他作草庵。草庵一到店,所有吧里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草庵,你
又被在网上骂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两个小时,要靠里清静的。”便排出
一叠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胡乱发文章骗人了!”草庵睁大眼
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被人家批的一无
是处。”草庵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那不能算骗!读书人
的事,你不懂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经济杠杆”?,什么“几十天理论”
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草庵原来也上过大学,但终于没有一份稳当工作?,又不会营生;
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些文字,便替人家写些艳情故事,小
道新闻,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编
一通话语,提早领了钱,跑的无踪无迹。如是几次,叫他写东西的人也没有了。草
庵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骗人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
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本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本上
划去了草庵的名字。

草庵坐了半个钟,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草庵,你当真是什么
银团总裁么?”草庵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
怎的连台电脑也不买呢?”草庵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
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经济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
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草庵,也每每这
样问他,引人发笑。草庵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我说话。有一回对我
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广义
经济论和狭义经济论是什么回事?”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
去,不再理会。草庵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
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总裁的时候要用。”我暗想我和总裁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
我也没有当官的父母,有钱的亲戚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
不是一个多点,一个少些么?”草庵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
键盘,点头说,“对呀对呀!有一篇专门的文章在。。。?,你知道么?”我愈不耐
烦了,努着嘴走远。草庵想用鼠标调出他的文章,唤我来看,见我毫不热心,便又
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吧里学生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草庵。他便给一堆经济理论。学生
听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草庵,等着多一点笑料。草庵来了劲,站起身,比手划
脚兴高采烈说道,“美国股市的21天理论。。美国房价会升了。”直起身又看一看
发白的黑西装,摇头自言自语,“应该在加州多买一栋豪宅。”也不再理会别人。
于是这一群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草庵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老板正在慢慢的结账,取出本子,忽然说,“草
庵长久没有来了。还欠着五十块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坐
着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进去了。”老板说,“哦!”“他总仍旧是骗。这
一回,是自己发昏,竟骗到城里去了。那些胡乱弄来的照片,是贴得的么?”“后
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在网上挨了一顿臭吗?,后来是公司出面告他毁坏名誉,
索赔100万,他打了大几个月官司,输了,又无钱赔人家。”“后来呢?”“后来进
去了。”进去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三年五年。”老板也不再问,仍
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几年以后。过了中秋,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暖气,
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
个声音,“一个小时。”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
外一望,那草庵在最里面一台机器旁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
件破白衬衫,弯着腰,看着两腿,下面一双皮鞋已经张了口,漏出破了洞的白袜。
腰里还别几年前流行过的传呼机;见了我,又说道,“一个小时。”老板也伸出头
去,一面说,“草庵么?你还欠几十块钱呢!”草庵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
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下回再说吧。。。”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
“草庵,你银团又告你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再提了。
没有。。!”“没有?要是不告,怎么会进去?”草庵低声说道,“是去,去欧洲,
有,有,有事”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
和老板都笑了。我收了钱,走过去,指给他时间。他从破上衣袋里摸出一盒过滤嘴
的“玉蝶”香烟,向我要了火柴,点燃一支放在嘴里,见他周围空空,原来他便穿
单衬衫来的。不一会,他便完了一个钟,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插着手慢慢走去
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草庵。到了年关,老板还念念说,“草庵还欠几十块钱
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草庵还欠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
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草庵的确离开城了。
耶酥 发表于 2002-5-8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耶酥
2002-5-8 20:59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曾经是其中的一种,现在不是了,从今也不会是了。不过因为网络也给了我很多开心的东西。
银色沙滩 发表于 2002-5-10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银色沙滩
2002-5-10 11:38 看全部

网吧里的人

靠,你以为你是谁.你NO是神仙.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