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前的故事——安锐哥哥和伊一姐姐

[复制链接]
绿茶的想想 发表于 2002-4-17 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绿茶的想想
2002-4-17 02:58 326 1 看全部
 
  曾经有个吉普塞人被问及他对于流浪的看法,他说:人只是这世界寄宿的人,谁都不能久留,即便是有房子的人,也注定要流浪。

  她倦怠地倚在车窗上。看着窗外苍茫的田野,恍惚中一闪而过。

  列车在颠簸中前行。载着她疲惫的目光和残破的希冀。她想象自己的身体正离自己的小镇越来越近。可是灵魂呢?它是否真的可以停泊下来?身体可以随遇而安,但灵魂决不轻易交出。对于她而言从小长大的小镇与其他城市乡镇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三年前父母离异各奔东西,疼爱她的外婆紧接着病逝。她寄居在一个远方叔父的家里。但是叔父待她不好。

  在那个小镇,或许安锐是她唯一的安慰。

  她没有念完高中就辍学,开始四处打工养活自己。她只想摆脱掉寄人篱下的生活。然后她带着自己所有的积蓄,远走他乡,开始她的旅行。

  她沿途打工。在街头的茶馆酒吧和快餐店端盘子、送外卖。她偶尔会将自己的随笔寄往一些杂志社,换取微薄的稿费。但是她总是在漂泊的途中,几乎没有固定的住址。所有的稿费便寄往她在上海的一个朋友那里。穷途末路的时候她便在某一处停下来,让朋友把积下的钱寄来。但是很快她厌倦了这种辗转不定的方式。

  她只喜欢简单干脆的方式。

  她有时侯会给安锐写简短的信。告诉他她在旅途中一切都好。包括遇见了怎样古怪的人或者新奇的事情。但是她没有告诉他,她高烧40度时在路边的小旅馆里躺了三天三夜,只服了自备的退烧药,无人过问。也没有告诉他,她夜宿破旧的小旅馆时,用脏兮兮的被单裹住自己,那一刻内心的孤独和惶恐;她半夜被失眠折磨得起身,看着窗外空荡荡的大街,那一刻内心的绝望和无助。这一切她从不提及。她总是习惯独自去承担所有的悲伤和苦痛。

  列车进站的时候,她感觉到了胃里的空虚。在回小镇的公车上,她吃掉了旅行包里最后的食物半袋吃剩的饼干。常常会有这样山穷水尽的时候。她记得有一次在车站里,她的口袋里只剩下一张火车票和几枚硬币。她用最后的硬币从卖花的小孩那儿换取一枝花瓣凋零的玫瑰。那枝花陪伴她度过整个身无分文的旅程。直到完全枯萎颓败,她把它夹进徐志摩的诗集里。想起早年读过的一首西方的短诗。

  小花我在书里发现一朵小花。

  它早已干枯,也不再芬芳。

  于是我的心里便充满了许许多多的遐想。

  是他?还是她?还在世吗?

  哪个角落是他们的家?

  呵,也许他们也早已枯萎。

  一如这朵不知名的小花。

  旅途中她花很多时间去阅读。特别在寂静无声的夜晚的车厢里,她打着手电看书。阅读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内心却无法平静。一些书给了她流浪途中很大的勇气,另一些让她感觉内心的疼痛。

  回到小镇,她走在熟悉的大街上,看着来往的陌生的人群。她记不清在外面漂泊了多久。在无数个其他城市乡镇的大街上,她认真地体会着内心的茫然和无所适从。但是回到小镇,她依旧没有找到归属感,依旧有异乡人的孤楚。

  她在路边的一家小超市里买了一袋果冻。走出超市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口袋里还剩最后一枚硬币。她走到一个被废弃的街心花园。因为没有人管理,里面的树木疯狂地生长,没有约束。

  她在长出青苔的石阶边坐下,把那袋果冻一个一个剥开,然后吃掉。她仔细地体会甜腻的粘稠在自己的口中脆弱地破碎、化解、直到消失,然后接受了这个过程带来的空虚感。

  一只孤独的流浪猫走过来,与她并肩坐在石阶上。一脸孤傲的表情。她丢给它果冻。透明的固体在钝重的撞击下轻易地支离破碎,然后逐渐消失。留下一小滩甜腻的液体。她与它面对。

  暮色迷离的时候,她吃完了整袋果冻。她感到疲劳和寒冷。她想回家,她不要再继续流浪和漂泊。可是她的家早已如果冻般支离破碎,它原本就太脆弱,禁不起任何碰撞。对于漫长的旅途,她已经感到疲倦,只是无法停止。

  她找到附近的一个投币电话,投入自己最后的硬币,按下安锐的电话号码。那一刻她对自己说,如果电话通了她就留在小镇,过平静安定的生活,告别流浪的阴影;如果不通她将继续漂泊远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停下来。

  很久之后,她听到那个她想要的声音。

  安锐,是我。她说。

  伊一?伊一!是你吗,伊一?!她听到男孩急促的略微沙哑的声音。

  他告诉她他很着急。他询问她在那里。他让她不要走开。他说他来找她。

  她轻轻放下话筒,回到原来的地方。她感到又冷又累,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怎样。她伸手想抱一抱那只猫,却被它重创。然后它跑了。她抚摸自己流血的伤口。她想也许它也又冷又累,不知道可以停在哪里。

  她渐渐睡去。

  醒来的时候,她看到自己躺在洁白的被单里。早晨新鲜的阳光停在窗口。床头养着一大束洁白的马蹄莲。安锐坐在床边微笑地看着她。你醒了?他温暖的声音。然后他削苹果给她吃。他一直记得她喜欢靠窗的床位,喜欢洁白的马蹄莲,而且喜欢吃苹果。安锐削的苹果很好,苹果皮连绵不断,好象一个没有终点的游戏,令人沉沦。

  由于长期的旅途疲劳和饮食不定,她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必须住院调理一段时间。

  他一直是懂得讨女孩欢心的人。他为她买来两只宠物小猫,逗她开心。他还记得她最喜欢猫的。她会把小小的猫咪捧在手心里,然后仰起脸看他,脸上的表情单纯而天真。他带她去医院的平台散步,温暖的阳光洒在她安静甜美的脸上,她欢喜地玩弄手里的猫猫。他看着她,感到满足。他不知道她心里在想念那只将她重创的流浪猫。

  有一刻,他走过来握住她的手。

  伊一,答应我,不要再离开。留在这里过正常明亮的生活。让我来照顾你,好吗?他说,你是那样需要人来关心疼爱的孩子,流浪不适合你。

  他的眼神突然疼痛。

  她抬起头看他,然后轻轻地点头。

  这个男人带她回家,给她食物和热水。他给她平静安定的生活。

  她认真地做一个讨人爱的孩子。穿着柔软的棉布裙子洗衣服、擦地板,做可口的饭菜。居室的角落布置了小型的盆栽植物,家里一直有开不败的香水月季和夜百合。空闲的时,她会搬一张椅子去阳台上读书、写字,旁边放着她喜欢的民谣音乐。他让她学会告别流浪。

  她有时坐在阳台上,看着温柔乖巧的猫咪在自己的脚边嬉戏玩闹,一边抚摸左手上的伤疤,想起那只孤傲的流浪猫。

  她说,那年她是个流浪的小孩。
CPTY 发表于 2002-4-18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CPTY
2002-4-18 11:40 看全部

从前的故事——安锐哥哥和伊一姐姐

看完了。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26 | 回复:1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