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季节盛开

[复制链接]
六朝楼主 发表于 2002-5-30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朝楼主
2002-5-30 23:52 210 1 看全部
[这个贴子最后由六朝楼主在 2002/05/31 05:57pm 编辑]

地球在转,时间也在一种阒然中晃荡。当五月的人们以各种方式结束长长的假期后,当天上的飞机一架架的接连往下掉着,一个季节,结束了;另一个季节,又开始了。


去年十月的那晚,下着朦胧细雨,夜色的温柔被中国队十强赛的最后一个进球强奸了。在比赛后的夜宵摊上和朋友激动的讨论着到世界杯上怎么个玩法,转眼间八个月的时间就这样没病没痛没有预告的挥霍掉了。

终于到了这个初夏的季节,守着几场用美元换来的世界杯热身赛怀里揣着一大叠24版的世界杯日报把啤酒安静的搁在小卖部的角落;终于到了这个火热的季节,被一个姓米的老外阴险着被一个叫瞿优远的大款加名人天天讴我一块五被自己脆弱的胃拒绝着种种啤酒的麦芽香味;终于到了这个盛开的季节,可我只能在梦中想象看似很遥远其实就近在咫尺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们被迷踪的华丽桑巴舞步践踏着,被曾经我们爷爷的爷爷击败后躲在达达尼尔海峡附近的突厥用星月弯刀一下又一下的割着我们而血肉模糊。当然,我更会去想如何使那个没有军队的富裕海岸怎么在龙之队的木骑下屈服,可这个中美洲的狭长小岛是不是也一样的在比我们更现实的帷幄运筹着。

不过,慢慢的我也开始喜欢上这个卷毛的瘦小的失去家园的南斯拉夫老人。就像在贝克汗姆受伤后我的一个旧时同学打电话报哀,我不由又在他伤口上撒了一把尿素,“有小贝的英格兰也没多大戏,没有小贝的英格兰在威廉.希尔公司开出的搏彩赔率上就和中国差不了。”就像有米卢的中国队我们还能守着他曾经的神奇在伸手不见戒指的黑夜偷偷做上一会十六强的梦,没有这头麋鹿的中国队注定会迷路,注定会像小孩站到了泰森的拳头下想比划几下一样。挨揍并不可耻,希望的是泰森有点仁义,不会在一顿暴打之后还大口的咬着我们的耳朵让我们体无完肤而无法回家钙江东父老。



好在这个季节除了足球盛会的前奏外,还有许多别的精彩可以驱散一些浮躁和不安。比如在香山脚下举行的迷笛音乐节。迷笛与张帆校长这两个名字都早已耳熟,曾经躲在蚊帐里摆弄过他们的很多盗版音乐教材。我想自己大概属于许多偷艺者其中的一个,并且落入了那种偷艺不成反被蚊咬的俗套。那个夏日,宿舍走廊上的尿骚吸引了许多同样骚动的母蚊并且穿透防御听着我乏味的吉他声暧昧的蛰伏在我青春的肌体上慢慢的撑死掉。一拍,满手自己的血淋是那般令人触目惊心。那个夏日,就这样伴着可恶的蚊子听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蚂蚁蚂蚁〉……七年了,当窦唯何勇他们已经成为中国遥滚一个时期的代名词时,又在一个初夏的京城,免费开放的一个音乐节使中国大大小小的乐队蜂拥而至。大声的撕喊,无尽的宣泄,布鲁斯、死亡说唱、RAP、还有新潮的多媒体音乐……有人为这次盛会灌上一个中国“伍德斯托克”情节。有伍德斯托克这几个字,已足够厚重了。


有了极限的躁动,也有许多平和与底蕴并存的小剧场戏剧在日渐升温,就像这五月的气温一样在不觉中慢慢炙热着。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在两年前看过,那时候只是一种深深的莫名感触,看的人也不多。可如今这种小剧场戏剧充满着各个媒体网络的角落。不知道安图昂和田汗看了是不是很欣喜?有人说过,这无疑是个梦的开始,当自己答应朋友写个小品剧而躺在床上绞尽脑汁没有个所以然时,我发现自己离这些文化的脉搏和韵律很远了。


好在,就这个自己终日生活着的小城,也有戏在上演。中国煤矿文工团在这个月初为煤城人上演了一台可能是这个城市历史上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台节目。我可以想象到那人头攒动的场面,在几年前的一个小县城我就看到过因为一场焰火晚会造成堵车几个小时的尴尬。只是,那天我觉得安聊的人少了,天上的星光黯淡了,因交通管制害得我打的绕了个大弯又破费了。一座小城,沉寂许久之后能热闹一回毕竟不是坏事,虽然踩坏了许多的花花草草也压弯了许多的桂花树。还有消息说八月桂子飘香的时候心连心艺术团会来到这个准英雄城市献艺。看看吧,每天充袭我们耳边的是谢霆锋和王菲的诽闻,是某个曾经和自己在一起碰过杯的领导被双规,还有各个云游的四海艺术团在民工面前肆无忌惮的脱着衣服挣取他们五块血汗钱。相对这些,我想还是有一种叫作文化的东西更适合我们。


虽然,这种文化的内涵永远会是一种止步,止步于像本月中旬开幕的第55届法国戛纳电影节。李安去了,田壮壮带着他的〈小城之春〉去了,还有一个人令法国人在巴黎排着长队等候的伍迪.艾伦带着他的〈好莱钨葬礼〉又掀起了一个文化的高潮。


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拨动我们心弦的,使我们有所感有所触的。光阴的岁月匆匆,韶华的年轮渐增,当自己在午后的树荫下看着水面上似动非动的浮子在随波荡漾,当我听到不远的汽车音响中传来的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当自己的心情在这个初夏的五月于一种刻意中终于有所平静有所领悟也有所臃肿时,我感谢,这个盛开的季节。
路过春天 发表于 2002-5-31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春天
2002-5-31 00:14 看全部

季节盛开

还有贾樟柯的失落。
《小站》  曾经是前年和一个关系很好的网友聊了几天的话题,只可惜一直找不到盗版VCD来看,充其量也只能从一些诸如《南方周末》之类的报纸杂志上找到片语之言的介绍,来零零星星的了解剧情,了解贾樟柯,然后吹吹牛。

而这样一个五月,贾樟柯依然没能带着他的电影在我眼前鲜活起来,昔日的网友在QQ上渐渐不再彩色。我们的天空虽然蓝,却不时有飞机坠落时那沉重的灰色来影响BBS的心情。不知道田壮壮的《小城之春》是否走出许多年前那部片子的模式,或许这也是这个季节下的一种期待吧,那么也好,至少盛开的季节里,有一朵欲望的花蕾,正悄然绽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210 | 回复:1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