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恋也永恒完全整理版本

[复制链接]
£小女巫£ 发表于 2002-6-2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女巫£
2002-6-25 12:57 253 2 看全部
自那次离开你所在的城市,别了作过我驿站的城市后,我便再也不是自己了。

而我又是谁哩!又是什么哩!?

我是那儿的山,一座荒凉的山,山的四周处处是你的影子,它使苍白化作黑色,又使荒凉不再空旷。在一定的时候,令自己很是感激,这种感激似乎注定了如今的我,饱受折磨。你的回眸,你的转身,常常诱惑自己,狂乱不安起来。

我是那儿的水,一潭浑浊的水,水击打着岩石,悠忽间漫溢了你的声音,它使平静化作涟漪,又使碧绿成为浑浊。在任何时候,自己还是觉得了另一翻的庆幸,这种庆幸似乎更是注定了如今的我,黯然潸潸。你的眉睫,你的秀发,常常困惑自己,心神不宁起来。

从离开你至今已是一个半月之久,竟再未给你一个电话,我真残忍了么?残忍到匆匆见了面然后将你妩媚而缅怀的笑容、你自然而欢快的语言,你柔软而细细的声音。。。。。。你的一切放置于记忆最上端,一点一滴地这样或那样任凭流逝起来么?甚至全然将它们抛在了脑海之外了么?

不是呵,我没有哩,我真没有哩!!

任何关于你、你的城市的讯息,一旦入了眼、入了耳、入了脑,我便不能自已了,曾经的片段、那儿的片段、未来的片段就没个了期地晃荡。我的呼吸开始急促,犹如你曾在我怀里心急剧跳动的节奏;我的脚步开始蹒跚,犹如你曾拉着我的衣角,任性地赖着要逛够勾不起我任何兴趣的街;我的思绪开始飞舞,犹如你穿着感性的睡衣,静静地坐于身旁透出朦胧的身体时我所作的幻想。这些是足以致我于幸福的绝境,我快要濒临更深的幽怨而凄厉的痛苦中央,这么辗转,来了又去,使我对电话、地名、相片、信件敏感起来,这种敏感反倒使我莫名地惧怕了。

曾经拼命寻取到的与你有关的东西,如今每种竟都作了致我痛苦的刽子手。

那儿的一切,从离开我的城市到再返回到我的城市,发生的所有的所有,一直被刻在了脑海。零碎而完整的生活,我拥着它们入梦,我想起作一次自然的邮寄,目的地是你的现在,我的未来。

还记得三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后,疲惫地出现在你面前时我眉目所绽露的欣喜么?这是我第二次见网友,第一次出远门,这些我都讲给你听,直听得你闪动双目。你是感动了,透过你的眼神我看到了意外,看到一些凝结得晶莹的水珠。徒然,我一把将你搂在了怀里,用无声替代了整个酸情的过程。好久好久,你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我丝毫没有了疲惫,也喃喃不休地诉说彼此的思念,直说得我们眼睛更模糊,我终于是太累了,静静地躺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你醒了。”你温柔而深情地对着刚刚醒来的我说着,你还说,我太辛苦了,打起了呼噜。

“是啊,太累了,也注意不了什么绅士风度。”我感觉到了幸福,笑着说,睡觉时第一次被人这么看着,大概是紧张了。

你笑了,曾经只在电话里才感觉到的声音,此刻在眼前了,看得见表情了哩。那笑容里的每种表情,是经历了千山万水的涉足后,才可以亲临的,我无法忘怀。这一切似乎远远绝妙于曾经所作的设想,它突然地降临,倒令觉得犹如进了梦境一般,十分的恬静、幽雅,反而失却了几分美。

超速地恢复了一天二夜所消耗的体力,陪你逛街。对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和装饰品,丝毫都没有想要去留意,就跟着走,看你讨价时的伶牙利齿,仿佛感觉到未来的日子我将会受尽虐待。如果真是这样,我情愿如此。

陪你吃饭,在你的眼神里看到了我自个品着啤酒的快乐样子。我略显红色的面庞一半是酒精效应,另外一半是你看得我不自然起来。席间,你多次数落我的身体太过于单薄,几乎是整只鸭被我分几次吃光了。我是幸福的,这场景实在是向往得太久了。

回到旅社,我总是累得只想倒在床上,你凑过来要我去洗澡,争着和我调不同的频道看。。。。。。你把持你的的固执,我改变我的倔强,乖乖地由你制造一些乱子,我笑着收拾残局。你问我,为什么曾经自大的我能够这么容忍这一切?我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你。而我现在想告诉你,拥有一份感情不容易,正是我的个性让我失去了太多垂手可及的幸福。迁就正是爱啊,这是我当时所有的想法。你明白么?

陪你去散步,牵着你的一根指头,这么闲步缓缓地踏着,走在那满是绿荫和绿草的校园小路上,我看着你,看你调皮的举动,听着你的声音,听你几句玩笑的话,我们的身影布满了那里的小路,我们的笑声在那群树木间来回地荡漾起来。如今我离开了,它们还在那里吗?你还会不会再去那里,寻我们的过去,寻我们的回忆哩!?

陪你去看山,陪你去看水,看山的博大精华,看水的缓缓流动;陪你去看树,陪你去看草,看树的绿和黄,看草的茁壮和顽强;陪你去看日出,陪你看日落,看日出的红色和诡秘,看日落的浅红和无奈。。。。。。看了许多许多,每每陪你去看它们时,都极力要配合到你失去耐性为止。我是太在乎眼前的美丽么?曾经它们不是太美,身边有你倒使我觉得了美的至高境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一切如此秀美全是因为你,朽木不再是朽木,是长了芽的新生命;残草不再是残草,是地底冒出的顽强。

五天是很快就过去了的,我该返回了。走的时候,明媚的天突然阴了下来,接着天开始吼了起来。天哭了,真哭了。

你送我的路上,雨还在下,丝毫没有断的意思。在这自然博大的淅沥里,落出无数个帘子,无疑心是又隔离了一个世界。我扒开一层,你又是在另外一层了,我看你是在帘子外面,你看我也是在帘子外面,真想苦笑,也该苦笑,笑不能牵着你的手介于两帘之间,笑我们谁也是不在帘子里面。

你匆忙吗?是吧!看逃离过城市无数的燕子,又是回来了,全然不顾被淋得透湿哩——飞不起来,只有抖落雨水的微力;树已是千年的苍老了,被压得再也仰不起头,垂得低了许多,雨稍微缓了些,它们又是在极力呼吸,偶尔高了,然后是低。你和它们多么一致啊,你的脚步匆忙得硬是让身上的雨水坠落于水泥的马路,溅起铺满了路面的水,散得那样匀称,消失得又是那般快了。我没有心情去欣赏少了尘埃的城市,即使平日里是那么的喜爱它们。只管跟着你走,走就是了,这一分一秒留给我品味,然后塞满你的背影带走。。。。。。

这么感受,五天里我是怎么也料想不到它的凄惨的。看着你湿了睫毛的眼睛,只想穿透泛泛的晶莹,用热情、用温柔。最后这热情、这温柔开始发哮,于是见到一种从来没有见过别离时蔓延的怪异。是微妙,还是不太偶然,你是忽略了吧,我竟是在血液的沸腾中,接受了陌生的感觉。其实,我的无理,你的羞涩,陌生吗?不,不陌生,设计了千万种场面,也是做好了迎接的任何的准备。二年是多么漫长,又是包容过多少举目的瞬间,多难接受的现实也是其中一个片段,脱离不了的,飞舞的思绪就是如此想。在此之前,哪天不是想你的声音、信件、相片?久了,它们也是懂了心的裂口,瞅着空隙往里面挤,我便是容忍了你的一切,曾经属于你的,如今我也是完完全全地拥有了。看着你感性的一面,多久也是愿意的,空闲的时候搂住你,转过身的时候忘了端详你的影子,它们有没有孤独过?若有过,又是何等的孤独?现在完整的瞧见了,是发现了,终于是发现了,它们被分裂的那样繁多,零碎得犹如被什么划过,真如此么?我是那下手的人么?心疼的厉害,加了沉重步子的速度,想赶上你,然后一把搂过你,任柔情注入骨髓。我真赶上了你,真搂过了你,那么紧紧的,再去看时,影子开始靠拢着,而痕迹却还是有,一如你更如我感慨艰辛的无奈。

多慢的步子,眼前离车站的距离也是不够我走一辈子,我竟是恨这个城市太小太小了,一跨步,整个城市便落在了身后。

我真该走了,真的该离开了。

在候车室,时间无情的走动,步步逼近我,使窒息不再是个遥远的话题。你是明白了,你的手是争取这最后的时间吧,再也没有去挣脱我握住它的意思。紧紧地想就此沉睡,留住这感觉躺上几个世纪。我叮咛不休的告诉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告诉你爱惜自己,告诉你淋湿了的头发要等会再脱去那太阳帽,告诉你记得想我,告诉你记得我将心留给了你。。。。。。帽子下的你仰起头,没有厌烦的意思,第一次觉得了你的乖巧、顺从,来得毫不勉强。你是在配合这伤感的离别么?还是一直以来我的眼睛没有目睹你的调皮?

声音响了,该走了,该走了,我们握着手走向了那站台。。。。。。

我走了,就要走了,我牵着你的手迈步,紧紧地牵着,步步茫然地走在那站台。

想想五天前,从这站台出来时的兴奋,想想今天,即将从这站台离开,不知道是不是永远,心更是一阵酸涩,不禁黯然流泪。天一下更湿,更暗,慢慢全部黑了,看不见一切,看不见近在咫尺的你。蓦然屏住呼吸,倾听风的声音,细细的滑过耳边,象絮一般的柔软,幽雅舒坦;倾听雨滴的落地声,清脆的完整贯彻耳边,象眼目里打转的水珠,连续绚丽;倾听呼吸着的你,温馨得毫不均匀,象仓促的在耳边喃喃不休,短暂幸福。我极力全凭耳去观摩世界,感受到的一切,是你留给我的,是我此次远行你能留给我最后微薄的纪念啊,我怎么能拒绝。只管享受,只管忘了曾经是如何苦,将来又是如何苦,我保留这一切,记忆也就多了种美丽,凄厉、永恒。。。。。。

你的手任由我掰弄,你的头伏在我的肩上,我便感觉到来自你心灵的跳跃开始颤抖,包含了不舍和眷恋,包含了我能留下回忆的每个瞬间,这样离开你,我的苦不再是苦。轻轻地走过了你的生命,带走了些什么,又留下了些什么?真希望什么也是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那么肆意地路过。。。。。。

这样想着,天又突然亮了,尽管爬满了乌云,它还是足以让我瞧见整个酸情的场面,足以看到许多许多同我们一样忧郁的两个人。我徒然抱住你,紧紧地,从来未如此怕失去你的感觉又强烈了。

终是要别的,做了最后一个拥抱,想将自己的唇顺势印在你的唇上,留下一切情感。却没有,反而是选择毅然转身,迈向了车口。。。。。。

从站台到车口,也不过一米,此刻竟是那么长,仿佛经过了几个世纪的涉足才抵达。我又回了头,你依然呆呆地站着,离我身边一米的地方,给了我痛苦的凝视。在这一瞬间,你我的身躯是比雕塑还僵硬吧,而眼神那么丰富,忍不住闪烁了呵。没有上车的意思,丝毫也是没有的,却是被人流挤了上去,整个人顿然惶恐,然后失落。我要走了,这一切已经是个预兆。

在车里看车外的你,我匆忙地加快了脚步,找了位置,然后坐下来看站着的你。什么酸楚一下全涌了上来,配合着手作告别。手挥得极快,也是极有节奏,你和我的手一旦重合,便是可以画成一个半圆,在这个空间没有空隙。你是一定悲哀的,如我哀怨的眼神。我多么想揣摩这情景,竟是看不下去了,真怕坚强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真怕这一哭就模糊了这亲眼看你的最后机会。心开始背叛眼神中的眷恋,想呼喊你离开,你是全没有了感应,手还是挥着。我终于是怕持续,口里喊着,配合着要你离开的手势,你依然是一动不动,我知道你是懂得的,是不愿意走罢了。走吧,你能挽留的已经挽留不住了;走吧,你看着的我还是那么爱你的;走吧,生活还是要继续,有没有我都是生活。。。。。。手依然是驱赶你尽快离开,你的坚强快要到极限了,走吧。。。。。。

你终于是转身了,就在火车将开动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发觉了那曾经凝望的身躯,隔着窗子还是那么清晰,在风中摇曳,伤感得如波浪动,侵袭双目。你缓缓地走,走一步,我的心就被那根早已经在坐定时插上的针刺深一点,慢慢的深入,恨你没有飞步离开的意思,恨自己也是舍不得闭上眼睛。雨还是那场雨,车里是干燥的,只有我的眼睛是湿润的,多少人是和我一样呢?用更湿的眼睛去看你,那感性的身躯曾经散发出古典的清香,一股脑儿被抛出知觉之外,只想、只想看着你,即使是个背影。

车动了,你的速度混合车的速度,你消失得更快了,我扭转了身,才看得见曾经我触摸过的你。眼睛湿了,是彻底如此,拭干它时,你已经从视线内消失,那远处的许多小点中,有你的影子么?



借鉴着走吧,路在脚下,希望就是在远方。涉足,苍穹的高空,支离般不至于一直破碎哩。
禾禾 发表于 2002-6-27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禾禾
2002-6-27 11:54 看全部

网恋也永恒完全整理版本

迷惑不解
六朝楼主 发表于 2002-6-27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朝楼主
2002-6-27 13:08 看全部

网恋也永恒完全整理版本

没有迷惑只有不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253 | 回复:2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