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关于屈楚

[复制链接]
蝶影翻飞 发表于 2002-6-27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蝶影翻飞
2002-6-27 17:32 237 0 看全部
                       漆宇勤:一块有待雕琢的文学璞玉

                                            林俊江
 
   初夏的高专校园,花木扶疏,绿茵如盖。在浓荫深处,一位黑黑瘦瘦的青年学生映入了我们眼帘,他就是漆宇勤——最近因出了一本书而轰动了高专校园。

   漆宇勤是萍乡高专中文系二年级学生。和许多农家孩子一样,他从小就下田劳作,同时不知危险地经常去烟花厂上引,去建筑工地咬牙做工。上天对他似乎特别不公,九岁那年,至爱的父亲撒手西归,留下母亲带着他和妹妹守着一个度日如年的破家。丧父之痛是刻骨铭心的,失学之苦同样令人揪心。初三毕业那年,宇勤和妹妹一同考取了高中,但家里实在没钱供他俩同时上学。望着哥哥那渴望的眼神,妹妹一狠心,放弃了读重点高中的机会,与母亲一起将哥哥送进了福田中学。每当村人叹惋他家少出了一位女大学生时,漆宇勤眼里就盈满了泪水。

   苦难是文学的孪生姐妹。童年、少年时代的苦难生活,磨炼出了小宇勤那颗不同常人的敏感、细腻之心和那种爱生活、爱奋争的精神气质,这是朝文学道路发展的潜质,也是上天给予不幸者的一种补偿。正是这种潜质,引导他喜欢上了文学作品,喜欢上了写作。他如饥似渴地读,情不自禁的写,一篇篇情真意切的文字从笔下汩汩而出,一发不可收拾。从1997年写的一篇散文获全国青年创作征文一等奖并被发表以来,迄今他已有20多次获市级以上文学征文、作文赛奖励,有200多篇(首)诗文在各级刊物、电台发表。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今年3月,内蒙古远方出版社将他的55篇散文、33首诗结集成《仰望风筝的男孩》一书出版发行了。

   透过漆宇勤的作品,我们看到了一个与俚语文学、花边文学、伤情文学创作者大异其趣的纯洁的文学青年的形象。作者虽也写个人的哀伤,但它与许多学生习作中的无病呻吟完全不同,他总是将哀情伤绪寄寓在形象化的事物描写之中,不矫情,不造作,让感情自然流露。他写得最多的是那种具有不屈不挠斗志和个性的人与物。在《最是那锋芒》里,他说自己扔掉了一盆圆润光滑的河石,而将一盆锋芒突出的山石带回了家。他写道:

  “我爱这温厚圆滑的河石,但我更爱这有棱有角的山石,爱它们那种坦露性情的真实。那刀刃般的锋芒,是一种生命的沉思。"

  “几年后的今天,当我被风雨吹打得伤痕累累棱角磨尽的时候,我想起了村后的山,村前的河,想起了那些历经无数风雨的吹打依旧棱角分明的山石……之后,我又带着那份个性,那份桀骜不驯走向风雨满天的前方。"

   他《感怀》屈原:“听说/端阳是阳刚之气最重的一天/那么就让/东方的骨骼在今天立体起来/正气的精魂日渐形象/然后我望着水中沉浮的峨冠/在端午为这个世界痛哭”。从这些文字里,我们分明看到了一个在磨难中铸就的高洁灵魂。

   漆宇勤另一个可贵之处在于,他能跳出个人的圈子,将创作笔触伸向广阔的社会现实。他赞美乡亲们的辛勤劳作,他怜悯街头卖艺者的悲苦,他同情无钱医治的重病人,他关注98年的抗洪抢险……他的许多作品,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在校生关注的视野,跨越了校园高耸封闭的围墙,具有了一定广度的社会生活内容。尽管他的一些作品语言还没有完全洗尽校园文学的铅华,但作为一位灵感勃发而又崇德向善、富有社会责任感的文学青年,他正试图通过更扎实的专业学习,逐步摆脱尚存的“学生腔调”,实现自己在创作风格上的更高追求与更大突破。在对他的作品进行深入的分析探讨后,市作协副主席康文明老师,《师范语文报》主编漆耕老师、萍乡高专中文系曾文斌副教授都认为漆宇勤有在文学创作道路上继续发展的极大可能。他们象发现了璞玉一样欣喜,又象雕琢璞玉一样耐心细致地为漆宇勤指点迷津,矫正缺失。

   漆宇勤说,今后要写些更为深刻与大气的文字,学习写一写小说。他想在读书期间再出几本书。我们祝愿这块新发现的文学璞玉,经过岁月的精雕细琢,能放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237 | 回复:0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