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杀了你好吗?

[复制链接]
蓝头发的安 发表于 2002-7-19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蓝头发的安
2002-7-19 15:34 175 0 看全部
   我赤身裸体的在无垠的旷野里奔跑。天空呈现出诡异的紫色调,映照着我和一切。两旁的景物如快镜头一样飞快的向后倒下,周围飘浮着无数奇形怪状的飞行器,无一例外的跟着我飞速狂奔。这场面象极了一幅抽象派的油画。大地毫无征兆的裂开了,猝不及防的我一头栽了下去,飘飘荡荡的下坠。裂缝里灼热的暗红色岩浆燥动不安的滚动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肝胆俱裂,歇斯底里的大喊:“啊——!!”

  “叮噹,醒醒,你怎么了?”我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然后一只温柔的手轻柔但坚定的拉住了我。那一瞬间我感到了一种踏实的依靠,以至我一时间丧失了一切感觉,心里充满了温馨。在那只温柔的手的引领下我脱离了可怕的梦魇。

  我醒来,清晨新鲜的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帘的阻拦毫不掩饰的降落在我身上,放肆的在我的床上舞蹈。透过这些讨厌的阳光我看见了白涛那张永远挂着孩子般纯真笑容的脸。我再次闭上眼睛,回到了现实。

  白涛正在喋喋不休的讲话,不要太晚起床不要忘记吃早点不要光着脚走来走去也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每天早上在上班前他都要这么唠叨一顿,好象我是个童话里幼稚的小孩子,总是一而再的被大灰狼骗了一样。我闭着眼睛听他在那里自言自语,心里偷偷的数着他说了多少字。在数到326的时候脑门上被重重的亲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他磴磴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睁大眼睛观察着一只在窗台上爬行的蚂蚁。那小家伙衔着一块巨大的面包渣坚定不移的向自己的家前进。我默默的看着这只雄心勃勃的蚂蚁,伸手把它弹开,然后起床。

  我赤着脚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眼神呆滞的女人。这个人就是我吗?以前那个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的姑娘哪儿去了?

  我想起了那段美好的时光。那时候我还年轻,单纯的象一筷透明的水晶。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心跳的舞会上,白涛红着脸忸忸捏捏的拉着我的手步入舞池。那是我们第一次共舞,他笨手笨脚的踩了我好几下,慌里慌张的一个劲儿的道歉。我的脚好痛,但我的心真甜。

  后来,我们恋爱了,再后来,我们结婚了。

  有人说,结婚是爱情的坟墓。这话我以前不信,但现在,我也不知道对不对了。以前的那种激情就好象被开启的香水,慢慢的挥发了,淡漠了,最后,连最后的一丝余香也飘散到空中,剩下的,知识淡而无味的水,只残留着一点儿可怜的粉红。

  门就要开了,我准时的钻进被子里躺好。他就要回来了。但是,我居然不知道该对他说点什么。

  门锁嗒的开了。我闭上眼睛,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十七、十八、十九,十九步,没次都不会错。现在,他照例俯下身来给我一个吻,再然后他会去挂衣服,衣架就在左边,只要走七步。再然后,我该准时醒来了。

  我们相对而坐,在夕阳的笼罩下共进晚餐。灼目的阳光斜射在他的脸上,他还是那么健康、自信,即使吃饭的时候脸上也挂着一丝微笑。桌布很白,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四周安静的只有碗筷的碰撞声。这场景我曾经在无数的电影里见过,那时候我非常羡慕漂亮的女主角。我觉得,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下,女主角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也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成为那个幸福的女主角,并无数次地向上帝祈祷,请求他达成我的心愿。上帝终于被我感动了,我成为了女主角。但是上帝好象犯了点小错误,他忘记了把幸福一起给我。

  到这里,我几乎无法再写下去了。我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厌恶,无比痛恨自己。作为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有一个真心爱自己的老公更重要?白涛很爱我,这是勿庸质疑的。我也爱他,深深的,近乎着迷的爱他,是的,很爱很爱他。所以,在他向我求婚的那个晚上,我没有任何矜持和犹豫就答应了。我认为,从此以后,我就和幸福睡在一张床上了。

  但幸福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每天听着同样的话是幸福吗?每天痴痴的等他回来是幸福吗?每天不差分毫的接受两次甚至连力度都大同小异的吻是幸福吗?每天从一睁眼就开始无所事事是幸福吗?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成熟,而自己原地踏步,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难道这就是他妈的幸福?!

  我们在黎明做爱。他伏在我身上,我没有感觉;他进入我的身体,我无动于衷;他兴致勃勃的进进出出,我感到的只有无尽的空虚;最后他汗流浃背的崩溃在我身上,满足的喘着粗气,我悲哀的扭过头去想,我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怎么变成了这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他,我爱他在校园小径上悠闲的散步;我爱他在篮球场上纵横驰骋;我爱他傍晚偷偷的往女生楼上溜的样子;我爱他在午夜时分,牵着我的手翻墙而出的敏捷……

  是的,我明白了。原来我一直深深爱着的,是以前的那个幼稚好动但热情如火的他,而不是现在这个成熟稳重,头发一丝不乱的白经理。我的心,已经丢在了那个十七岁的雨夜,再也找不回来。

  眼泪无声的滑过面颊,流进嘴里,咸咸的。

  恍惚中我看见了他,穿着宽大的运动服,手里捧着个篮球,站在操场上冲我灿烂的笑。我跳过去,娇嗔着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膛。他温柔的把我拥进怀里,抚摸着我的长发。我把耳朵贴在他胸口,静静的聆听他的心跳。“听见了吗?”他说,“它在说,我爱你,永远,永远。”

  泪水又一次汹涌而出。我绝望的想,那对快乐的情侣再也不存在了,在这里的,只是两具徒有其表的躯壳罢了。

  我在黑暗里睁大双眼。东方稍稍的显出一点鱼肚白,新的一天马上就要降临了。今天,我还会一如既往的重复昨天的内容,直到最后躺在床上,一样的睁大眼睛等待着另一个相同的明天。而我们,又老了一天。如果时间会倒流多好!我多么想永远活在我和他的十七岁!

  我近距离的凝视着熟睡中的他。他依然年轻,依然英俊,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女人的克星。不知道他在外边会有多少女人对他投以青眼。虽然我知道,他很爱我,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发现,原来那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叮噹变成了一个精神空虚唠叨无聊的老太婆时,他还会喜欢我吗?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失去自己心爱的男人的爱,那样,还不如死了的好。

  我不希望他看见我布满皱纹的脸,我不希望他看见我蹒跚的走路,我要永远留住这一刻,趁着我们还没有彼此怜悯和相互厌恶。

  我悄悄的起来,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仔细的化妆。我一丝不苟的画着眉,抹上腮红和口红,然后静静的冲着镜子里那个漂亮的女人妩媚一笑。

  刀很锋利,现在就握在我的手里。东方的朝霞红的发亮,太阳即将喷勃而出。每天的太阳,都是一个新生!啊,这伟大的太阳,你的灿烂照亮了世间万物,今天,我将在你的怀抱里得到永生!

  我把刀顶在他的颈动脉上。薄薄的刀锋刺激的他的皮肤下意识的弹出一个个鸡皮疙瘩,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动脉在跳动,血液在不知疲倦的狂奔。只要一下,他就将永存在这一刻。

  这时候他醒了。可能是一种本能,在最后的关头他敏锐的察觉了这些。我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一瞬间紧绷,洗密的汗珠马上占据了他的前额。他用一种搀杂着怀疑和探究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 别这么看着我。”我平静异常的对他说,“知道吗?我多么爱你。你不会明白我有多么深的爱你。但是,我爱的不是你,不是现在的你。以前的那个白涛已经死了,叮噹也死了。多么怀念那段美好的日子……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自顾自的说:“知道吗?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间,那时候,我,还有你,好象整天就是为了爱而活着,多么引人遐想啊!我们就象露珠一样晶莹透明,阳光照在我们身上,我觉得我们整个人都是灿烂的,多美!但是,太阳会升起来,会把我们晒干,那时候,会怎么样?我不要看见那天到来,我要你永远记住我最美丽的时刻,我也是,亲爱的,我也要永远记住你最好的时光,我们会永远怀着对彼此的完美记忆凝聚在这一刻,多么诱人的时刻。所以,现在,”我温柔的抚摸着他温暖的胸膛,“杀了你好吗?”

:em18: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75 | 回复:0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