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电影<<一一>>

[复制链接]
鸭子7023785 发表于 2004-5-25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鸭子7023785
2004-5-25 20:36 1355 1 看全部
<TABLE width="100%" align=center border=0>

<TR>
<TD align=middle colSpan=4>
<H1><FONT face=楷体_GB2312>读片时代之杨德昌电影“一一”</FONT></H1></TD></TR>
<TR>
<TD width=20 rowSpan=4></TD>
<TD class=p14 vAlign=top colSpan=2>
<>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初看到杨德昌在沉寂了五年后继“麻将”后的新片“一一”,我就自然的想到了老庄的这句话,世界由简单始,而衍变得越来越复杂。生物学家们为多样性而欢呼,艺术工作者们则更多的在考虑关于回归的问题,从艺术题材上,利用手中的表达方式来圆自己的梦想和表达自己对于生存、情感和现实的思索。</P>
<>  杨德昌的片子一向都以台北人的城市视角来解析新都市里的各色各样的人群的心理变化和传统与现代的对立间的特殊心态,从更大的范围来说,杨德昌,是从都市里的意识形态入手,来解构漂泊的精神世界,而候孝贤则是始终在探询着乡村与城市之间那种被打破后又重新建立的秩序上的心灵回归。两个同样出色的导演,华语电影界里的两面镜子,互相映射而又互相依赖。</P>
<>  “一一”叙述的故事相比较杨德昌之前的电影来说,更从容和更睿智了许多,更有一种淡泊世事的老年心态在片子里隐现。人到中年的简南俊是个中产阶级,有自己的老婆,爱问哲学问题的小儿子洋洋和聪明漂亮的女儿婷婷,他遭遇着事业上的某些危机,公司业绩不错,但又要遭遇破产,考虑与某日本公司合并。这些,好象与我们平常生活中的某些场景十分相似,舒缓的节奏在小儿子的花样百出的提问和他喜爱的游戏--拍摄人的背影里先就交代了整部影片的叙事节奏。他的妻子和岳母,十岁的儿子与读高中的女儿,就这样的一个貌似平静的中产阶级家庭。背景是大都市台北,一个没有根的海岛上的国际都市。</P>
<>  大段大段的对白交替出现,伴着光影和那个中风成为植物人的主人公的岳母,音乐是爵士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心事,而表面又都平静祥和。敏感的妻子在每日对自己成为植物人的母亲倾诉的时候,某一天忽然发现自己原来说的都是同样的不得要领的话,被生活重复的无奈和自己在进行着重复的生活的无奈,然后,她沉默在黑暗里--痛哭、擦眼泪、继续痛哭。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的生活如此单调而又缺乏激情,当美好的往日已然消逝不复再来,当红颜成为记忆,美丽已经凋零,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无奈么?痛哭么?可是不痛哭又能怎样。</P>
<>  女儿忽然发现自己长大了,在她收到了她的第一封情书后,那是一个和她一样散发着青春光泽的男孩子送给她的,于是,她在没有知觉的外婆的枕边给外婆倾诉成长的秘密,第一次换上美丽的裙子,第一次约会,第一次被男孩子牵手,然后第一次接吻,最后,第一次失恋。她在外婆的枕边唠叨这些,跟她妈妈一样流下泪水,而成长是在无声中进行的,或许很快,她就会忘记了这些,但是那些发生过的,那个在家门口的吻会被门所记住的,青苹果一样的往事不复再来。</P>
<P>  洋洋问: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呢?父亲回答,另一半不能看到的,你用相机去拍。于是,一个个被夸张了的脸部轮廓出现,一个个在光影里显得怪异的背影出现。杨德昌借用孩子的口告诉你,你看不到的东西离你很近,但是你的确看不到。</P>
<P>  简南俊以为自己就这样勤恳着、焦虑着而又平静着过着自己的日子了,可是初恋女友在不经意间出现在跟他相同的空间里,电梯里两个人四只眼睛相对,很多年前,这样的一幕也发生过,很多年后,时空被重叠,你发现你还爱着她,并且会为她疼痛。不论事业是如何困饶你,家庭是怎样的给你加重负担。当你要老的时候,历史被重演。他的身上早已不是少年时候的无忧无虑那么简单,来自家庭的责任,事业上的他的自惭形秽,而最后他还是决定尽量的把所有事物都完美的解决,于是他飞去日本,去寻找旧日的被湮没的情素,可是,结局呢?是个疑问……</P>
<P>  只有那个成为植物人的外婆是幸福的,她可以什么都不想,甚至连排泄和进食都不用想,只要在白天的光和夜晚的暗里躺着,自己的亲人们轮流的陪着她,或是轮流的让她陪着他们。他们对着她倾诉,生活的苦闷、人生的惆怅、对消逝的事物的无奈。她只是听着,不反对也不赞成,无欢喜也无忧愁,“道生一……”</P>
<P>  “你的老婆是你自己喜欢的吗?”“你的工作是你自己喜欢的?”“你的生活是你自己喜欢的吗?”“你所选择的是你自己喜欢的吗?”</P>
<P>  这些疑问不是电影里的,是我自己的。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是啊,表面看来,我们都是幸福的。</P>
<P>  影片的最后是婆婆的丧礼,钢琴乐的背景,明亮的阳光,依然如昨日的人们,一个人死了,他们的倾诉的对象去了天国。洋洋说,婆婆,我感觉自己老了。一扇窗子被关上,一部电影结束了,一个故事完结了。只有开始而没有结局,影片里的小表弟刚刚降生,影片里的简南俊还在找寻自己的幸福,影片里的妻子依然对着空洞单调的生活无能为力。幸福的人在幸福着,不幸的人在遭遇着不幸。有的红颜已经成为昨日黄花,有的红颜刚刚展露她自己的色彩。洋洋还在继续追问着“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呢?”。</P>
<P>  杨德昌运用他的镜头语言就是这样的做了一个简单的事情,我们都在经历,无论你接受与否。 </P></TD></TR></TABLE>
渐行渐远 发表于 2004-6-3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渐行渐远
2004-6-3 00:34 看全部
<>没看过,名导的说</P><>如雷贯耳</P>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355 | 回复:1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