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参赛]王师傅/舅舅/阿诺舒华辛力加

[复制链接]
狗儿在线 发表于 2005-6-22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狗儿在线
2005-6-22 18:31 918 17 看全部
      王师傅、舅舅、阿诺舒华辛力加
      
      
      
      
      
      
      
      
      
      王师傅
      
      
       92年的冬天,我16岁,半死不活的在一个汽车修理厂里面实习,阳光灿烂的时候,就蹲在厂门口晒太阳看姑娘,冷的时候,就躲在传达室烤火。干活很卖力,薪水很微薄,日子很平淡,理想很多。
      
       传达室看门的都是老头子,并且是那种精诈狡猾爱向年轻孩子传授性经验的老头子,微胖的是老李,干瘦的是老刘,老李爱说他年轻时候如何勇猛,老刘爱摸男孩子鸡鸡。我们偷厂里的废铁出去卖的时候,老李好说话,老刘却很容易翻脸。一天早上,工会主席要我们一人凑5块钱,说好说话的老李死了,回家路上翻车。
      
       3天之后,新来一个老头,和老刘一样干瘦,他顶了老李的位置,姓王。
      
       王老头很怪异,平时很少和我们这些学徒孩子瞎扯逗趣,喜欢背着手在车间里转来转去,抽8毛钱的“彩丽”烟,喜欢批军大衣,说话嗓门不大,对工厂里的任何师傅都很恭敬,当我们加班累了躺在传达室他的床上睡觉的时候,他会坐在一边看报纸,还看《读者文摘》《今古传奇》。
      
       王老头识字,我们对他也很好奇,我们叫他王师傅,王师傅从不对我们说下流话。从车间主任嘴里,我们知道王师傅是上栗县人,没子女,家里也没什么亲人,是个孤老。
      
       日子长了,我们和王师傅也熟悉起来,他其实对我们这些孩子很好的,经常对我们说些要努力学手艺的鼓励话,我们累了他也让我们在他的床上休息,偶尔还会递根他的彩丽过来,并且劝慰地说“你们在长身体,少抽点烟”。
      
       王师傅曾经是军人,从前四野的兵。
      
       他说,他16岁就离开家了去参加革命,他说,并不是有什么觉悟而是饿的不行了,部队从那里过,听说有饭吃就去了,他在部队学会了认字,混到了排长,死过很多战友,也杀过很多人。
      
       部队南下,他跟路过了家乡,那时候觉得天下已经基本上太平了,家里只有孤零零一个老娘,王师傅觉得自己很不孝顺,于是留了下来,在家里种地,侍奉老娘。
      
       后来,王师傅娶了老婆,后来,老婆因为没饭吃而跑了,他还是在家里种地,老婆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孩子,过了几年,老娘也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我们那些孩子,一直都在讨论王师傅的待遇问题,我们想,他假若留在部队,到现在肯定是老革命了,最少能混个县长再下来享晚年的,说不定还能当市长呢。但是王师傅很不走运,任何待遇都没混到,还曾被批斗说是逃兵,还好,因为在老家一直老实,没仇人,只断过一次胳膊而已。
      
       王师傅对这些倒很淡然,他说,他看多了死人,他能活这个年纪已经很运气。他身体很结实,他能自己挣到自己的吃。
      
       94年我离开了工厂借用到其他单位,从此没有见过王师傅,96年我回修理厂办理我的调动手续,王师傅已经看不到了,听说死了,工会出钱送到火葬场烧的,后来老家来了个远房的侄子,领了200块慰问金和骨灰坛子回去。
      
      我修车的郭师傅说,人一辈子,也就一个坛子而已。
      
      
      
      
      
      
      
      
      
      舅舅
      
      
      舅舅随家里下放农村那年,14岁,家里有4个老人:外公、外婆、外公的姐姐也就是姑外婆,姑外婆的女儿我叫阿姨,阿姨头脑有点不清醒,那时候也有50岁了。
      
      我妈,那时候已经下放农村1个月了,没和家人在一起,妈说她是在生日那天被车送到乡下的,过了两个月偷偷回家一看,屋子已经空了,不知道家人在那里。
      
      舅舅是在外婆四十岁那年生的,从小身体就不好,那时候家里一直雇佣了两个奶妈,每天早上起来固定要喝进口的奶粉,吃葡萄干和巧克力,这样的日子到了他14岁,外公外婆统统被打倒,被丢到了陌生的农村。
      
      刚到那个叫“油塘埠”的地方,是住在当地一个所谓的“地主”家里,那家人家腾出了2间房间给外公他们一家,舅舅和外公一个房间,外婆、姑外婆、阿姨一个房间,除了稻草和门板搭成的床,没有任何家具。
      
      舅舅曾经回忆起那户“地主”,他说那是户好人,他们刚下放的那个春节,外公只有5块钱,是那家的男主人端了碗鸡过来,说:过年了,怎么能不吃鸡呢?
      
      当地的人对外公一家还比较尊重,毕竟知道是教书的老师被下放到这里来的,他们经常怜惜地望着瘦弱的舅舅,叹息说这个孩子这样的身体怎么能干活?甚至在背后说他有痨病。
      
      舅舅那时候很敏感,常常偷偷哭泣。
      
      舅舅学会了挑水,学会了去山上砍柴,学会了在门口种点蔬菜,学会了当地的方言去合作社买东西,甚至还学着做木匠活,因为在当地那是个崇高的职业,能吃饱饭。身体还是依旧的瘦弱,还因为某次高烧而烧坏了眼睛变成近视,却还能在家学着装装收音机。
      
      后来,外公外婆被平反并且回城,舅舅也跟着回到了城市里,他曾经去过工地上挑石灰,也跟着人继续做木匠活并且在学调油漆。后来,外公和外婆提前退休,让妈妈和舅舅顶替参加了工作,舅舅在学校工厂做翻砂工,妈妈在学校食堂卖饭。
      
      妈妈说,那时候外婆经常半夜起来哭。舅舅倒是很看的开,还偷偷用外公外婆平反补发的工资买了辆自行车,翻砂的空隙,就骑车去找那些从前的朋友,聊天,看书,或者发呆。
      
      79年恢复高考,舅舅参加了,卷子很简单,虽然舅舅没认真上过什么学但还是上了分数线,但是在政审的时候没通过,那次对舅舅打击很大,他曾经无比灰暗地对我妈说“姐 我不想活了”。不过他还是熬过来了,继续在工厂翻他的沙。那时候他已经25岁了,却还没女朋友,也没人上门做媒,学校里人都偷偷说:家里几个老人,负担这么重,恐怕难找老婆了。
      
      那时候,舅舅养鸽子,养蜜蜂,养狗,学照相,也在翻砂的空隙看金属表面加工的书。
      
      后来,学校公开招聘代课老师,舅舅参加并且通过了,教数学,后来又转去教金属表面加工。后来参加了个函授学习,后来就正式成为了金属表面加工及工艺的老师。
      
      这些我都不太清楚,都是妈告诉我的。妈说“人一辈子一下就这么过了,似乎还是当年那瘦弱顽皮的弟弟,一转眼已经过了50岁”。
      
      98年冬天,我跟已经是副教授的舅舅到了他下放的那个地方,到了当年的那户地主家,老主人已经去世了,女主人还在,舅舅叫她婶子,我们去男主人的坟头看了看,舅舅说:王伯是个好人。
      
      
      
      
      
  阿诺舒华辛力加
      
      
      
       回家后有一天碰到个哥们,劈头就是一句,听说小强死了?我说,不可能吧?不会吧?怎么死的?我不知道啊!
      
      小强就是林振强,我从小的哥们,我们叫他小强,他满脸的青春豆,并且肌肉很结实,又叫他施瓦辛格,后来看了香港的盗版碟,我们就叫他阿诺舒华辛力加。他爸爸是个卖肉的,妈妈在家里种菜,弟弟是个痴呆。
      
      小强的初中没有读完,因为他在下课后肆无忌惮地往窗外扔纸飞机,给教导处李蛮看到了,李蛮要他去楼下将所有的纸屑全部扫干净,他很大声的说又不是我一个人扔的,李蛮随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他勇敢的举起边上沉重的木椅子向李蛮砸过去,李蛮缝了4针,小强家陪了140块钱,小强被屠夫老爸教训了一顿,并且也到医院消费了34块5,顺便被学校开除了。
      
      小强离开了学校后依旧天天在学内溜达,他敢用凶狠的眼瞪着李蛮,用拙劣的姿势抽烟,经常把烟蒂弄的满是口水。他还敢在背后大声叫女同学的名字,姑娘们都转弯躲着他走,并且红着脸吃吃的笑,他越发是得意,顺便就向身边低年纪的学生要钱买烟,后来李蛮带派出所的抓了他一次,让他老爸到派出所保人,后来听说他家找人送了400块钱,才消了他的“案底”。
      
      小强的打算是满18岁就去当兵,所以不能留案底的。
      
      那时候我已经在修理厂上班了,他经常骑个破单车歪歪扭扭跑到我车间门口,大声地叫我的名字,并且从我的口袋翻烟抽。他经常跟随我一起蹲在传达室向看门老头讨教性经验,然后满脸通红的站起来,鼓囔囔的裤裆很是醒目。他喜欢原来班上的一个姑娘,那姑娘脸上有淡淡的雀斑,我们都说那女孩子一看就很风骚,他说他就是喜欢。
      
      不过,他从来不敢在后面叫那女孩子的名字,最多在远处偷偷看俩眼。
      
      我们那时候经常在一起,去河里游泳,去鱼塘偷鱼,晚上拿手电去照青蛙,偷饲养场的鸡鸭,他胆子很大,每次都是冲在最前面,他晚上敢从家附近山上的坟场经过,敢爬到学校的水塔上并且在上面过夜,有一次我一哥们无聊,说谁能爬上学校的旗杆,就把脚上的人造革皮鞋给他,他马上上去了,到顶上叫了一句“好高”然后又马上滑了下来,那哥们翻悔硬说他没摸到最顶的滑轮不算,于是他又爬了一次,猴子一样悬在旗杆的顶上,不停地摸那个滑轮“这些算吧?这下算吧?”然后飞快地滑下来,赤脚套上那双皮鞋。大腿被旗杆上的铁锈磨的通红,脸上满是兴奋。后来我们就不敢和他打赌了,不是舍不得皮鞋或者香烟,而是怕他摔死或者淹死。
      
      小强18岁那年并没有当成兵,因为那年指标少,用他的口气说是没给来接兵的给钱,不过那时候他的理想已经不是去当兵了,他说他想去学开推土机,学出来了,干一天有20块钱!他也没去学开推土机,他家里出不起那个钱,他后来什么都没学,就这么无聊的晃荡着,偶尔和我一起到我车间偷点铁什么的,换几包烟。
      
      后来我离开家了,他的消息越来越少,好象他家给他找了个什么临时工做,好象后来又没做了,好象后来开了个小店租盗版碟,后来又关门了。好象他没什么事情是顺利的,不过却也没坐牢或者被人打成残废,就这么混着。
      
      后来我问了问朋友,不是小强死了,是他那个痴呆弟弟死了,是掉到井里淹死的。他还是肌肉发达地活着,还是没女朋友,现在在街头搞搞摩托车出租,老妈还是种菜,老爸还是杀猪。
      
      
      不过他即使死了,这个世界还是一样的沉默和平静,估计也就是他的娘老子会哭哭而已。我们这些朋友,也许在偶尔的瞎扯中会谈到他,就象谈到其他一些已经死了的朋友一样,谈完了,然后又苟且地活着,觉得自己也还算不错。
      
      
      
      
       
    
 楼主| 狗儿在线 发表于 2005-6-22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狗儿在线
2005-6-22 18:48 看全部
抱歉 是个去年的老帖子.但似乎没在安坛发过 所以暂时拿来凑数了.
规则说了 要发一篇才能当评委啊 所以只有发了.
歌特 发表于 2005-6-22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歌特
2005-6-22 18:55 看全部
狗儿兄,这篇好,以前在关天看过,没回,今天补上,呵

[em23][em23][em23]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 3:43:05编辑过]
花祭 发表于 2005-6-22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祭
2005-6-22 19:10 看全部
人一辈子,也就一个坛子而已![em23]
yzx303 发表于 2005-6-22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yzx303
2005-6-22 21:20 看全部
看了,不错,写的实在。
天援 发表于 2005-6-22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援
2005-6-22 22:19 看全部
唉,我还以为你想拿个奖呢,心里就说了,真是的,你想要哪个奖说一声就是啊,干嘛还拿贴子来占指标呀...真是...
原来,评委还有这个要求啊.
真晕~~
双月 发表于 2005-6-23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月
2005-6-23 00:19 看全部
平凡的人生。默默的人生,谁会在意谁。
怎么一转眼人就老了?
失意 发表于 2005-6-23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意
2005-6-23 08:09 看全部
嘿嘿,去年看过的贴,今年少了狗儿就不好玩了~~~~~~~~~
夏雨莹 发表于 2005-6-23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雨莹
2005-6-23 13:40 看全部
看了心里沉沉的。人生。。人生。。。。
值班编辑 发表于 2005-6-23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值班编辑
2005-6-23 13:59 看全部
[em23][em23][em23]
多云转晴 发表于 2005-6-23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云转晴
2005-6-23 15:11 看全部
不错.[em22]
紫烟缕缕 发表于 2005-6-23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烟缕缕
2005-6-23 21:25 看全部
老道。[em23][em23][em23]
尘舞灰扬 发表于 2005-6-24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灰扬
2005-6-24 17:48 看全部
嘿嘿,学学
雅晴 发表于 2005-6-25 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雅晴
2005-6-25 01:54 看全部
[em05]    人生就是这样子的 ~~ 无奈
lalala123 发表于 2005-6-25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lalala123
2005-6-25 20:48 看全部
这有什么沉沉的呢?我们都是俗人一辈子不过也就这样。
值班编辑06 发表于 2005-7-14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值班编辑06
2005-7-14 11:56 看全部
以下是引用[I]歌特[/I]在2005-6-22 18:55:49的发言:[BR]狗儿兄,这篇好,以前在关天看过,没回,今天补上,呵

[em23][em23][em23]

歌特,请问,关天是指关天茶社吗?
值班编辑06 发表于 2005-7-14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值班编辑06
2005-7-14 11:58 看全部
人一辈子,也就一个坛子而已。

一句真言哪!!

[em23]投一票。说实话,我觉得题目应该改一下。一家之言,可听可不听。[em09]
venu月光可儿 发表于 2005-8-1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venu月光可儿
2005-8-1 17:23 看全部
拜读了

很实在的语言,折射出人生的意义

有些人,活着也就和行尸走肉差不多,哪天从地球上消失了,地球也照样在转,有些人,普通平凡,也是个沙砾般的常人,但是在那堆沙砾中,却依然固执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

呵呵:)感受一下70年代朋友的人生和思想,获益的确不少。[em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918 | 回复:17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